研究中心

毛叶诗情

文章来源:原创 | 时间:2019-10-17 14:36:22 | 点击数:415

毛泽东和叶剑英都是伟大的政治家兼诗人,政治和诗歌伴随着他们光辉的一生。毛泽东与叶剑英之间英雄相惜,都十分喜爱和推崇对方的诗作;有趣的是,中共高层领导中,朱德、董必武、林伯渠等都曾与毛泽东有过唱和之作,而毛叶之间却从未留下过任何的诗词唱和;但毛泽东与叶剑英在戎马倥偬,政务繁忙之中“馀事付讴歌”,诗心相通,进行过多种形式的交流,在现代中国诗坛写下了独特而精彩的一页。
  叶剑英十分喜爱毛泽东的诗词。早在延安时代,他就经常吟诵和传颂毛泽东的诗,爱不释手,还给身边的子女和工作人员讲解,帮助他们学习。满腹经纶的叶剑英一贯虚怀若谷,生前从不以诗人自居。在参观成都杜甫草堂和江油太白堂,遇到那里的工作人员向他征求墨迹时,他不写杜诗、李诗,也不写自己的诗,书写的都是毛泽东诗词。在杜甫草堂录写的是《蝶恋花?答李淑一》,在太白堂录写的是《浪淘沙?北戴河》。叶剑英的这一举动可以看出毛泽东的诗篇在他心目中的分量。
  1965年7月,陈毅把自己的几首五言律诗呈寄给毛泽东修改。毛泽东只改了其中的《西行》一首,并于21日写了那封著名的关于诗和形象思维的信。该信的开头说:“陈毅同志:你叫我改诗,我不能改。因我对五言律,从来没有学习过,也没有发表过一首五言律。你的大作,大气磅礴。只是在字面上(形式上)感觉于律诗稍有未合。因律诗要讲平仄,不讲平仄,即非律诗。我看你于此道,同我一样,还未入门。我偶尔写过几首七律,没有一首是我自己满意的。如同你会写自由诗一样,我则对于长短句的词学稍懂一点。剑英善七律,董老善五律,你要学律诗,可向他们请教。”在为数不少的党内诗家中,毛泽东仅仅提及董必武和叶剑英的创作并高度评价两人的律诗,要陈毅向他们请教。从这里看出毛泽东平时很关注叶剑英的律诗作品,否则是不会作出这样的评价的。
  就诗词的总体风格而言,叶诗与毛诗是相近的。开阔、雄劲、昂奋、豪壮、乐观,是他们诗作的基本风格。但毛诗长于用大笔挥洒勾画,叶诗则以摄取特写镜头见长。1965年秋冬,叶剑英的一首诗引起毛泽东的特别重视。他反复玩味欣赏,还介绍给子女,并为其改动了诗名。这就是后来在国内盛传一时的《远望》。
  叶剑英自己回忆道:“‘远望’一诗为刺‘北极熊’蜕化变修而作,时在一九六四年秋。”1964年秋,叶剑英在大连开会时,在棒棰岛宾馆里写下一首七律,开始名为《怀远》:“忧患元元忆逝翁,红旗缥缈没遥空。昏鸦三匝迷枯树,回雁兼程溯旧踪。赤道雕弓能射虎,椰林匕首敢屠龙。景升父子皆豚犬,旋转还凭革命功。”叶剑英吟成这首诗后,写在一张纸条上交给董必武,后发表在1965年10月16日《光明日报》上。这首诗作的内容,主要是针对当时的国际形势有感而发,意指苏联领导人已经背离了马列的遗志,如同东汉末的刘表、刘琮一样无能。诗中认为世界革命的希望,在于当时的非洲“赤道雕弓”,即毛泽东表态支持的刚果(利)武装斗争,还有“椰林匕首”即越南的抗美救国战争等。单就艺术形式而言,这首诗在格律的运用上达到了精美至善的程度。作者在诗中谙熟地引古喻今,运笔转折跌宕,层次分明,音质上字字铿锵,很有乐感,实属七律杰作。1965年12月底毛泽东72岁寿辰之际,毛岸青和邵华前往祝寿。毛泽东应儿子儿媳之请,特地书写这首叶诗相赠。值得一提的是,毛泽东不但一字不错地背写下原诗和发表日期,而且有意将原诗名《怀远》改为《远望》,并加标了写作地点——大连棒棰岛。毛泽东改后,原诗的背景更加清晰,突出“望”的主体风貌,读起来更加响亮动听,回味无穷。

  后来,叶剑英将此诗收入自编的诗集时,便改名为《远望》,并将其诗集命名为《远望集》,封面上用的也是毛泽东的手书。1976年12月28日,毛岸青、邵华将父亲录写《远望》影印件送给叶剑英,并给叶剑英写了一封信说:“父亲对伯伯是很尊敬的,对伯伯的诗也是十分喜爱的。”“伯伯是位诗人,非常渴望伯伯能亲笔抄录一首您过去作的诗,给我们学习。我们知道,伯伯的工作十分繁忙,这是冒昧的请求,不知伯伯能否答应?”接到信后,叶剑英亲切地接见了二人,并满足了他们的要求。叶剑英捧读毛泽东《远望》手书,非常激动,默诵良久,并为原诗写了说明。这是两位政治诗人,更是亲密战友之间的心有灵犀,息息相通。毛泽东和叶剑英两人诗情为桥,心自不远,成就了政坛一代佳话。

版权所有:叶剑英纪念园 电话:0753-2827395 传真:0753-2827395
地址:广东省梅州市梅县区雁洋镇叶剑英纪念园 邮政编码:514759 电子信箱:yjyjny@163.com 粤ICP备202010398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