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中心

叶剑英关于人民解放军军战史研究的思想初探

文章来源:原创 | 时间:2019-10-17 14:37:01 | 点击数:345

 中国人民解放军军战史是中国军事科学的重要组成部分。叶剑英元帅生前对其研究十分重视,有许多科学的论述。本文仅作一点介绍。    

    一、研究人民解放军军战史具有重大的现实意义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中国人民解放军进入了正规化现代化建设的新时期。人民解放军在战争时期的战役和战例,以及建军经验还没有总结,人民解放军既无军史,也无战史。叶剑英认为,中国军事科学研究要从研究人民解放军历史开始,立足现实,放眼未来。无论编写军队条令,还是编写军事教材,都必须首先研究人民解放军历史。只有这样,才能找准军队建设中急待解决的问题,把握住军事科学研究的主题。在一些讲话中,他将上述观点概括为“以我为主”①。

    叶剑英还把军战史研究与教育下一代的重任联系起来。1963年3月3日,他在全军条令验收委员会电话会议上说,我们编写军战史,除了为军队建设提供借鉴外,还可以为教育后代提供教材。1978年3月15日,他以中共中央和中央军委副主席的身份为军事科学院成立20周年而作的一篇文章中,再次呼吁全党全军重视人民解放军军战史研究,要求“通过编写战争史,把我党我军的历史经验和优良传统一代一代地传下去。”②

    叶剑英还认为,抓紧人民解放军军战史研究,可以抢救一大批历史材料。1958年3月15日,他在军事科学院成立大会上说:“全军研究人民解放军军战史的干部,一定要抓紧时间整理老同志的回忆录,因为从档案材料看,由于长期战争,很多重要文电、文献早已散失,许多重大问题没有搞清楚。所以,要赶快把老同志头脑中的“珠宝”挖出来,留给后人研究。否则,“如不抓紧时机、采取老少合作的方法,有计划、有步骤地研究和总结,循环下去若干时间之后,老成的凋谢了,就会有失传之虞。”③在叶剑英的倡导下,中共中央和中央军委安排刘伯承、贺龙、陈毅、罗荣桓、徐向前、聂荣臻亲自出马担任人民解放军一个时期或一个方面的军战史编写主持人,军战史研究十分火热。    

    二、研究人民解放军军战史必须有科学的思想指导    

    1、研究人民解放军军战史要以我为主

    人民解放军打了几十年仗,比较有名的战役有400余次,较大的战斗有3万多次。人民解放军有如此丰富的历史经验,应该好好加以研究和总结。但是,如何研究呢?有人对过去小米加步枪所产生的战争理论和的战斗经验发生怀疑。对此,叶剑英认为:“任何一个军队都有自己的长处,尤其中国人民解放军是经过几十年的战争锻炼的,因而有着丰富的作战经验。是不是一提到现代条件下的训练,就把过去的一切好的经验都抛弃了呢?当然不是,应当分别对待。我们几十年战争的经验有许多是带有普遍真理性质的。毛主席军事著作已经作了基本总结。如关于战争的规律及战略战术许多指导原则,都是普遍真理,是马列主义学说的组成部分。这些原理不仅对于我们有用,对别人也有用,不仅过去有用,现在和将来也是有用的。为什么?因为它是普遍真理。”④所以,在研究人民解放军军战史中,要研究敌、友、我,但主要是研究自己。

    在新的条件下,人民军队应该如何来建设,过去的建军经验还有没有用?叶剑英认为,人民解放军建军经验中部队管理、训练、教育这些传统“我们不仅仅要保留,而且要继续发扬。关于几十年军队建设的政治原则,绝大部分也是属于普遍真理性质的。比如,几十年来我们实行的党委集体领导下的首长分工负责制,这是个理论,也是个制度。因此,党对军队的领导制度,政治工作制度,军事民主制度,上下一致、军政一致、军民一致的制度,群众路线等”都是宝贵经验。过去的建军经验应该充分肯定,对这个问题抱有任何怀疑都是错误的。

    2、研究人民解放军军战史要以毛泽东军事思想为指针

    叶剑英说:“毛泽东军事思想,是马克思主义普遍真理与中国革命战争实践紧密结合的产物。毛泽东同志灵活运用辩证唯物主义的立场、观点和方法,创造性解决了中国革命战争一系列的重大问题,制定了一套完整的马克思列宁主义的军事理论。中国革命长期革命战争和国防建设的实践,充分证明了毛主席的军事思想是具有普遍意义的真理,它永远是我军建军和作战的根本指导思想。”⑤叶剑英呼吁:人民解放军军战史研究工作者所面临的根本任务,就是完整地准确地学习和运用毛泽东军事思想,以毛泽东军事思想为指针,总结人民解放军的历史经验,为国防建设、军队建设和未来反侵略战争的需要服务。

    叶剑英认为,研究人民解放军历史,毛泽东思想是一条红线。只有坚持这条红线,才能量出哪些是正确的,哪些是错误的,才能总结出真正的历史经验。他说:“在学习研究古今中外的军事经验时,我们一定要研究马列主义的运用,研究毛泽东思想的运用。不然,我们对于许多复杂的事物,就得不出正确的结论。”⑥

    3、研究人民解放军军战史要“厚今薄古”

    叶剑英多次讲,研究人民解放军军战史目的只有一个,即为现实服务,所以要“厚今薄古”。他说,毛泽东有句“古为今用”的名言,研究人民解放军军战史也要体现这一思想,即“厚今薄古”。显然,叶剑英在此所讲的“今”,就是人民解放军军队建设和中国的国防建设。他的研究思想很明确,研究人民解放军军战史必须为现实服务,要解决实际问题,而不是为了研究而研究,把研究工作作为一门纯学术来抓。叶剑英多次对研究人民解放军军战史的领导干部讲:研究军战史一定要“面向部队,关起门来搞研究工作是不行的。”⑦在他的督促下,研究军战史的干部经常下部队搞调查研究,为部队建设提供历史借鉴。

    叶剑英“厚今薄古”思想另一个含义是:研究现代条件下的军战史要加强。新中国成立后,人民解放在解放沿海的一些战役战斗中,尤其是中国人民志愿军在朝鲜所经历的战役战斗,创造了新的、丰富的历史经验。这些经验距军队建设中的现实较近,军战史研究也应以此为重点。所以,叶剑英认为,研究人民解放军军战史,应该从最急需的、最近的研究起,即“先搞抗美援朝,然后解放战争、抗日战争、十年内战。”⑧     

    三、必须造就一支研究人民解放军军战史的科研队伍    

    科研队伍是研究人民解放军军战史的物质基础。叶剑英关于科研队伍建设的主要观点如下:

    1、研究人民解放军军战史要发动群众。在专职研究军战史的人很少的情况下,要写出人民解放军军战史,并尽可能全面包罗人民解放军军战史的内容和加快研究进度,关键在于加强研究队伍的建设。为了解决这一矛盾。叶剑英认为唯一的办法是发动群众,形成全军上下齐动手的局面,大打一场人民战争。在发动群众研究我军军战史过程中,叶剑英特别强调:要充分相信群众,不要怕出现个别偏差;要依靠中央军委及各级党委重视,组织上给予保障;专门研究部门要与全军研究队伍步调一致。

    2、要有一个常设的人民解放军军战史研究机构。叶剑英说,编写全军军战史是一门学术性很强的科学,要加强组织领导,要组织编委会,要组织编史队伍。编委会把握方针大计,具体工作则由编史队伍去做。他还说,编史队伍可以搞两种成分,一种是基本的专业队伍,另一种是临时的专业队伍。基本的专业队伍是骨干,要精干,要一个时期一个时期连续写下去;临时队伍可以随时从全军抽调。

    3、研究人民解放军军战史的干部必须加强自身修养。加强科研队伍建设,提高研究人员的本身素质是关键。研究人民解放军军战史有着与其它学科不同的特点和规律,因此,研究人员必须加强自身修养。叶剑英尤其强调如下几点:必须具有高度的党性原则。叶剑英说,人民解放军军战史不是一门纯科学,而是一门政治性很强的历史科学。人民解放军军战史研究必须按照中共中央和中央军委的意图办,哪些该写哪些不该写、哪些问题怎样写,其方针大计都由中央决定。军战史研究和编写中的重要问题,要多向中央请示汇报,认真把关。要学习好历史,古今中外的历史都要学一点,通过学习变成“史通”。在号召大家认真读史的基础上,为丰富研究干部的历史知识,叶剑英倡导军事科学院举办史学讲座,并把这种方法称之为“一人读书,大家受益。”要有科学的态度,一开始就要治学严谨。他不仅要求研究干部懂得中国的编史方法,还要学点外国的。他说“学习别人,学习古今中外编史知识,就是看人家是怎样叙述历史、总结经验的。”⑨

    叶剑英元帅不仅倡导认真研究人民解放军军战史,而且身体力行,亲自组织和领导,取得了丰硕的成果。他关于人民解放军军战史研究的思想及其方法,无论过去,还是现在和将来,永远是一笔宝贵的精神财富。    

    注 释:

    ①叶剑英:《在全军科学研究工作会议上的总结发言》,1959年1月28日。

    ②《人民日报》,1978年3月15日。

    ③叶剑英:《关于军事科学院筹建经过及今后的工作方针问题向毛主席的报告》,1958年5月25日。

    ④叶剑英:《在军委训练委员(扩大)会议上的报告》,1958年1月1日。

    ⑤叶剑英:《在军委扩大会议上的发言》,1960年2月。

    ⑥叶剑英:《在军事科学院第一次学术讲座时的讲话》,1962年10月26日。

    ⑦叶剑英:《对军事科学院今后工作任务的两次指示》,1972年。

    ⑧叶剑英:《在军事科学院临时党委第一次会议上的发言》,1958年1月11日。

    ⑨叶剑英:《对战史部的指示》,1962年10月31日。

版权所有:叶剑英纪念园 粤ICP备09116685号 电话:0753-2827395 传真:0753-2827395
地址:广东省梅州市梅县区雁洋镇叶剑英纪念园 邮政编码:514759 电子信箱:yjyjny@163.com 粤公网安备:粤ICP备09116685号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