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念专题

试论叶剑英领导广东镇反运动的历史功绩

文章来源:原创 | 时间:2019-10-17 15:14:11 | 点击数:49

 1949年至1953年,叶剑英在主持华南工作期间,领导了广东的镇反运动。在党中央毛主席和中共中央中南局的领导下,叶剑英从广东的实际出发,制定了一系列镇反的方针和措施,“准、稳、狠”地镇压反革命,有效地打击了反革命分子的嚣张气焰,维护了广东的安定,保护了人民生命财产的安全,巩固了新生的人民政权。历史证明,叶剑英领导的广东镇反运动的功绩是不可磨灭的。    

    一、镇压反革命是广东地理、政治历史特点和巩固政权的必然    

    全国解放后,以蒋介石为首的国民党反动集团,不甘心他们在军事上的失败,利用美帝国主义侵略朝鲜战争的时机,不断派出小股匪徒配合潜伏在大陆的特务、土匪和恶霸对我袭击和破坏,妄图扼杀我新生的人民政权。党中央、毛主席鉴于这种情况,于1950年秋发动了全国性的镇压反革命运动。

    广东是祖国的南大门。近代史上,广东人民既受英日侵略者的凌辱,又受国内官僚资本的压榨,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性质尤为明显。因此,广东的社会基础十分复杂,各种矛盾斗争异常激烈,广东又毗邻港澳,海岸线长达3700多公里,山高林密,地形复杂,水陆交通复杂,便于敌特隐蔽和疏散。广东还是全国解放较晚的省份之一,省会广州是敌特在大陆上最后的大据点。解放前夕,敌特自平津沪宁等地四面八方集中到此,中统、军统等各派系之头目均在此地建立组织,到国民党撤出大陆时止,紧锣密鼓地搞了将近半年时间的布置和准备,潜伏下不少“钉子”,因而,广东的社会情况更为复杂,土匪多,特务多,黑社会组织多,三者密切配合,形成不可忽视的反动势力。他们背靠美蒋,破坏土地改革,篡夺农村政权,打击陷害我干部和群众。叶剑英向党中央和毛主席呈送的专题报告中曾对反革命分子的破坏归纳为五个方面:   

一是组织反动武装,煽动暴动,袭击区乡政府。据社会部掌握的资料统计,解放以来至1951年4月,广东有两个县城76个区乡政府及工作队遭袭击,被害工作人员达99名,先后发生暴动39次,被害干部207人,被俘78人。二是掌握基层、组织叛变。1950年2月,西江封开县有7个乡政府发生叛变骚动,9月,北江区政府叛变,打死我干部5人。据统计,各地发生叛变64次,叛变人数3500多人。三是破坏我重要设备。1950年元宵节之夜,电白至茂名段公路桥梁六座被毁,一汽车渡船被焚。5月,一匪特向我广州军管会(当晚是军区召开干部晚会)投手榴弹,还企图炸我省府,被发觉制止未受损失。据统计,全省各地共发生匪特爆炸桥梁45次,损毁桥梁18座,炸坏铁道16次,损铁轨12条。四是打入我内部,窃取情报,放毒、暗害和刺杀我干部和首长。据不完全统计,广东各地发生暗杀事件73次,被杀害共167人,刺伤233人;投毒14起,中毒233人,毒死21人,五是破坏财经建设和土改。据统计,解放以来至1951年初,敌特对我经济破坏事件达171次,损失45亿4千余万元(旧人民币),粮谷3300余担,大米300余万斤。匪特还勾结反动会道门和教会进行造谣、煽动,破坏我土改和经济建设。

    在这种尖锐复杂的情况面前,我们一些同志片面地认为,在军事上已经取得了绝对的胜利,蒋介石集团再也没有能力对抗,漏网的特务及一些土匪、恶霸等反革命分子也不足为患,存在着骄傲和盲目乐观的思想。因而,在对待打击反革命分子上表现为过分仁慈,对罪大恶极血债累累的反革命,该杀未杀,有的抓了又放,放了又抓,“三擒三纵”。这些言行在客观上助长了反革命气焰,正气上不来,严重影响了我土地改革和抗美援朝工作的开展。面对这种情况,如果不采取坚决镇压的措施,必然会产生危及我人民政权的严重后果。叶剑英根据广东这一实际情况,认真贯彻执行党中央“镇压与宽大相结合”的政策,在1950年底至1952年底的两年间,开展了广东全省的镇压反革命活动。 

    二、在运动中防止和纠正“左”和“右”的两种倾向  

    对镇压反革命这场政治运动,叶剑英非常重视动员和发动群众。他明确指出:“要保证镇反运动成为广大群众性运动”。①还指出:“广东不杀一批反革命分子,群众就会骂我们,对我们政策有怀疑,群众也发动不起来。”②叶剑英认为群众动员起来了,我们就能掌握运动的主动权,就能孤立敌人,打击得准,避免犯错误,使运动健康发展。运动开始阶段,有的地方镇压反革命没有进行宣传,造成声势,而是采取神秘主义,群众不知道怎么回事。针对这一情况叶剑英即签发《对判决反革命的几点指示》的电报,指出要学习北京大张旗鼓的做法,要求各地处决反革命要开群众大会,控诉反革命分子的罪行,以教育人民发动群众。叶剑英还针对西江广宁县匪特煽动群众百余人,以神打队名义举行暴动,围攻六区十二村村政府的严重事件,发出《充分发动群众坚决镇压反革命》的电报。指出:“如果我们不充分发动群众,坚决实行严厉镇压,反革命的力量不能迅速扑灭,群众就不能抬头”③。各地认真贯彻通知精神,使镇反运动很快由神秘转向公开,由行政镇反发展为群众镇反,很快进入了高潮。南雄县先后开过大规模的公审会40多次,小型控诉会200多次,参加群众占全县人口的三分之二,激励了群众镇反的热情,涌现出大批积极分子。西江罗定县女代表谷大嫂、坚决勇敢,不畏艰险,日夜跟踪匪特,率领农民进山捕一匪首,协助政府一举破获了匪广州绥署西江指挥所第三路军独立第三旅全案。仁化县长江区男女老少齐出动,集合2000余人搜山围匪,撒下天罗地网,终将匪首擒获。在清理积案阶段,叶剑英同样强调指出:“要使清案工作既快又准,必须广泛发动群众,依靠群众大张旗鼓地展开工作。必须克服孤立主义的做法,很好召开干部会、人代会、群众大会,正确交代政策,打通思想”④。

    镇反运动中叶剑英很注重运用专政工具,发挥公安司法机关的职能作用。首先,从组织领导上加强公安司法机关建设。华南地区社会情况复杂,对敌斗争任务艰巨,各方面的干部都比较缺,而公安司法方面的干部更少。叶剑英一方面配好区县两级公安司法机关的领导,从野战军中抽出优秀干部充实到公安司法机关;另一方面从编制和公安武装的设立配备上,加强公安司法机关的建设,并在工作上给予大力支持。他多次听取汇报,研究镇反工作中的问题,亲临公安工作会议作指示,还亲自向毛主席起草镇反的专题报告,涉及镇反工作的有关文件、指示、电报及材料亲自阅示签发。

    运动中,叶剑英始终坚持“准、稳、狠”以“准”为原则的打击方针。1950年底,毛主底发出指示:“对镇压反革命分子,请注意打得稳、打得准、打得狠”。叶剑英认真贯彻这一指示,以打得“准”作为运动的基本方针。他在1951年1月给毛主席的综合报告中说:“我们是以杀得准的原则加以批准,我们向各地说要杀得准,不怕多,当本此精神加强镇压”。⑤叶剑英在关于整顿队伍镇压反革命的讲话中强调指出:“杀人不怕多,只怕错”。我们要动员干部要敢于杀反革命,坚决杀一批,要杀得准”。⑥叶剑英在1951年4月5日向毛主席汇报广东镇反情况中,同样强调要杀得准,“提防杀错”⑦。“准、稳、狠”三字打击方针,叶剑英认为“狠”是对反革命的态度要坚决,不能心慈手软,该杀的有多少杀多少;“准”是关键,杀准了既打击了敌人的嚣张气焰,灭敌人的威风,又能鼓舞人民斗争,长人民志气;“稳”是对运动的要求,不要搞乱了,要通过运动,既能稳定民心,